“收药”小广告遍布青岛 揭秘药品回收黑幕

药品是治病救人的,但对一些不法之徒而言,药品却变成了他们发财致富的工具。

如今,“收药”已经成为某些人的职业。在医院、药店附近的墙壁上,到处张贴着各种收药的小广告,“高价收药”、“药品回收”、“保健药回收”……有的甚至只有简单的两个字:收药。为了查清这些人收的都是什么药,记者以卖药者的身份约到了药贩子,在与他们交易的时候 ,他们竟然说 ,“不管是什么药,不管是不是过期的,只要是药,我们都收。”文章源自共丢网 | 废旧回收服务-http://www.gongdiu.com/545.html

药贩子是怎么回收药品的,他们将药回收之后用在何处?记者将一步步为您揭开其中黑幕。文章源自共丢网 | 废旧回收服务-http://www.gongdiu.com/545.html

◎调查文章源自共丢网 | 废旧回收服务-http://www.gongdiu.com/545.html

“收药”小广告到处都是文章源自共丢网 | 废旧回收服务-http://www.gongdiu.com/545.html

近日,有不少市民向记者反映,医院、药店、公交站牌附近,贴满了“收药”的小广告。文章源自共丢网 | 废旧回收服务-http://www.gongdiu.com/545.html

一位姓杜的市民告诉记者——文章源自共丢网 | 废旧回收服务-http://www.gongdiu.com/545.html

—你说,谁家还没有点闲置的药?很多开了封,有的甚至已经过期了。难道这些药品药贩子也收?4月12日,记者进行了走访。文章源自共丢网 | 废旧回收服务-http://www.gongdiu.com/545.html

在青岛市立医院 ,记者发现医院的墙壁以及道路上贴着不少“收药”广告。在海慈医院 、儿童医院也有这种小广告。不仅是医院,各大社区诊所和连锁药店附近也都有。文章源自共丢网 | 废旧回收服务-http://www.gongdiu.com/545.html

医保城台东店的杨经理告诉记者,近几年,“偷药”的现象越来越严重了。文章源自共丢网 | 废旧回收服务-http://www.gongdiu.com/545.html

她说——文章源自共丢网 | 废旧回收服务-http://www.gongdiu.com/545.html

—就在前几天,我们抓到一个小偷,他来我们店偷了2000多块钱的药。经警察审问后,我们才知道,他将这些药全部都卖给了药贩子,但只卖了200多块钱。文章源自共丢网 | 废旧回收服务-http://www.gongdiu.com/545.html

◎一试文章源自共丢网 | 废旧回收服务-http://www.gongdiu.com/545.html

一说卖药药贩子就挂电话文章源自共丢网 | 废旧回收服务-http://www.gongdiu.com/545.html

4月12日晚,记者决定伪装成一个卖药者,与药贩子正面接触。记者按一则小广告上提供的号码,拨通了一个回收药品的电话。接通之后,电话那端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:“你好,你找谁?”文章源自共丢网 | 废旧回收服务-http://www.gongdiu.com/545.html

记者问:“请问你这里收药吗?”文章源自共丢网 | 废旧回收服务-http://www.gongdiu.com/545.html

男子立即反问:“你有什么事情?”文章源自共丢网 | 废旧回收服务-http://www.gongdiu.com/545.html

记者说:“我这里有点药想卖给你。”文章源自共丢网 | 废旧回收服务-http://www.gongdiu.com/545.html

男子道:“对不起,看来你是打错了。”随后他将电话挂断。文章源自共丢网 | 废旧回收服务-http://www.gongdiu.com/545.html

记者又拨打另一个收药的号码,当记者提出要卖药的时候,那边又把电话挂掉了。难道他们之间有“暗语”?记者决定用另一种方式与他们接触。文章源自共丢网 | 废旧回收服务-http://www.gongdiu.com/545.html

记者又拨通一个药贩子的电话,是一个中年男子接听的 ,他依然问记者什么事。记者听后直接说道,“前几天有个朋友卖给你些货,赚了不少,我现在手头也有点,我怎么给你送去?”文章源自共丢网 | 废旧回收服务-http://www.gongdiu.com/545.html

中年男子笑道:“你是我哪个客户介绍过来的?说一下地址吧,我会直接去找你。”

“我的药品也不多,也是经朋友介绍第一次卖给你们,你们都是怎么收的?”记者回避了他的问题。

该男子说道:“只要是药我就收,价格要根据药品的种类来定,这个当面再谈吧。”

“你们在哪里?我直接给你送过去吧。”记者说。

药贩子犹豫了一下,说:“我今天有点事,要不咱们改天再约吧。”

记者问道,“咱聊了这么久,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。”

男子称,“我姓邱。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就行。”

记者发现,这些药贩子在接通电话的时候,都十分谨慎。记者得知,很多药贩子都有长期提供药品的客户,如果想要跟药贩子交易,得有熟人介绍才行。

◎二探

三大来源支撑药品回收

4月13日上午,记者再次拨通这位药贩子的电话。“邱哥是吧?现在有时间吗?我把这里的药给你送去。”

药贩子称,快过期的药品也可以回收,只能用最低的价格来收。“一般来说,你们这些‘散户’,只要是药,我们都会收的,只是价格稍微低一点而已。”

记者趁机问:“邱哥,一般来说,咱们的药都是来自哪里?这东西也能发财吗?”

“当然能了。”药贩子答道,“我收的药,一是来自你们这些散户,只要家里有闲置的药想处理,经朋友介绍过来,我们都会收。”

“另外两种是我们的大客户,一是可以刷医保卡套现,弄到大量的药,再卖给我们,这是现在我们最主要的来源。另外一部分是有人通过手段从药店里弄出来的 ,便宜卖给我们。这些药基本上都是全新的,我们转手也方便。另外,我跟一些医院和药店比较熟,也可以通过关系弄到一些便宜的药。”

药贩子表示,现在很多单位福利待遇好,医保卡余额非常多,每个月都用不完,他们便鼓励这些人用医保卡套现。“如果你也有医保卡想套现,我可以陪着你去刷。”

药贩子告诉记者,他住在中山路附近,可以跟记者在中山路百盛附近见面。随后,记者与药贩子约好见面时间。

通过这次与药贩子的接触,记者得知,药贩子的药品主要来自三个方面,一是来自家庭闲置药物,即药贩子口中“散户”的药;二是来自医保卡刷出来的药;三是来自一些特殊途径,如偷窃。

◎见面

新药五到八折,过期药不到一折

4月13日下午2点30分,记者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中山路。此时,记者已经弄了一些降血压以及治疗心脑血管的药物。

记者拨通药贩子的电话。当药贩子得知记者已经来到约定地点,便说,“你在那里稍微等一下,我马上派人去接你。”

过了大约5分钟,一个陌生的号码打到记者手机上。记者接通之后,听声音那头是一个小伙子。他告诉记者,“你在卖药是吧,我是帮我老板拿药的。”

10分钟之后,对方到了,记者在百盛大厅隔着玻璃看到,是个20岁左右的小伙子,便出去跟他招手示意。

药贩子看见记者之后,拉着记者离开百盛门口,来到附近的一个角落。“商场附近有监控,不太方便交易。”药贩子一边说着,一边环视着四周。

记者将手里的药递给药贩子,顺便询问道,“你们要的价格是怎么算的?我这些药值多少钱?”

药贩子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这些药品的种类、批号,一边答道:“一般来说,新出厂的药按原价五到八折进行回收,如果药品已开封,只能按原价三到五折回收,如果药品快过期了,则会根据实际药品的品种而定,但一般不会超过一折。”

“你的药比较新,还没有开封,价格会比较高,我先查一下吧。”随后,他打了一个电话。记者听到药贩子在跟那边协商,他报出了药品的名称、批号、外观等等。等得到那边的答复之后,他告诉记者,心可舒片是12元一盒(原价20元,即六折),酒石酸美托洛尔片是4元一盒(原价6元一盒,即六六折),而对于记者带的其他药品,药贩子表示,那些药不值钱,真想卖的话,只能按价格说的一折来收。

药贩子:“这个价格应该是市面上最高的了,你想卖的话现在就可以交易。”

记者:“我家里还有,这样吧,等我拿过来一块卖给你吧。你们收这些药干什么,这些药打算怎么处理啊?”

药贩子:“看来你是不懂我们行里的规矩,我们不会问你们药的来处 ,你也不要问我们这些药的去向。”

药贩子见记者不想交易,便称有急事先走了。

◎深入

蹲点跟踪确定黑窝点

药贩子匆匆离去之后,记者并未离开,而是悄悄跟了上去。记者发现药贩子一直走到胶州路东方贸易大厦门口之后,很快走了进去。

记者便在远处等待。可一直等到下午4点,进去的药贩子一直都未出来。如果是收药,应该不会这么长的时间,这里可能就是他们的一个“窝点”。

14日上午,记者再次来到东方贸易大厦附近,等候药贩子出现。上午11点多,与记者交易的药贩子又出现在大厦门口。此时他手里提着3个塑料袋子,里面是一盒盒的药品。而药贩子旁边是一位穿深色衣服的中年男子,男子跟药贩子说了几句话之后,便将3袋药品放到了一辆黑色轿车的后备厢。之后,中年男子便开车沿着胶州路向西行驶离开了。

之后,记者跟踪中年男子的车一直走到城阳,但由于路上碰上堵车,记者未能跟踪到目的地。这位中年男子是到药贩子这里进货的?还是跟药贩子是一伙的?记者不得而知,但可以肯定的是,东方贸易大厦附近只是药贩子一个临时的“窝点”。

◎延伸

收药广告网络上很泛滥

4月14日,记者用百度搜索“药品回收”,发现百度有一个专门属于“药品回收”的贴吧。记者打开贴吧之后,发现里面全是药贩子打的“药品回收”的广告 ,北京 、上海、广州等不少城市都有人在这里“收药”。

这里的药贩子语言都很直白 ,分类也很精细,有的专门收“腹膜透析液”,有的专门收“冬虫夏草”,还有的直接罗列出一大堆药品名单,而有的直接打着某某医药公司的名号收药。

记者联系了一个名为“药品收药”的QQ 。聊天中,这位药贩子自称是大面积收药的 ,北京 、天津、河北、河南 、山东等地区的药品他们都可以回收,回收的种类也很多,“各种中西药 、药材、保健品都要”。

记者称自己家里有不少药品,想便宜卖出去。随后,记者罗列了几种药品的名称。药贩子很快给记者标出价格,记者发现药贩子的价格只有2到3折 。记者称价格有点低了,药贩子坦然告诉记者,“其实,像你们这种个人卖药的 ,我们并不感兴趣,我们比较喜欢大的客户。如果你单位的福利好,可以刷医保卡套现。刷出来的新药 ,我回收的价格是很高的,这样你我都赚钱。”

当记者询问他们药品回收上去干什么用,这位药贩子的回答也很直接,“当然是卖了,难道我们是做公益事业的?”

◎业内爆料

一些小诊所“喜欢”回收药过期药换个批号当新药卖

那么,药贩子到底将这些回收的药运往何处了呢?这些回收的药又是用在何处呢?记者联系了一位药品批发商赵行(化名),有着多年医药批发和销售经验的他向记者道出了“收药”的秘密——

—医药行业是一个有着较高利润的行业,有正常渠道的批发商只要运作得好,每年能赚不少钱。但药品还有几个“非正常”的销售渠道,运作得好,来钱很快,你所说的“药品回收”便是其中之一,这个在我们行内并不是新闻。

通过各种渠道“回收药品”的药贩子能分好几种,有单干的小户,也有有组织的大户。小户只是小打小闹,零星地收点“散户”的药,或者是卖给“大户”,或者是通过关系便宜卖给医院里那些买不起药的患者,或者是一些社区和农村的诊所,或者是卖给一些个人开的药店。这些小散户主要是赚取差价,利润很低,只要能赚钱他们就“收”,没有什么规矩可言。

尤其是一些小诊所,他们都比较喜欢使用回收的药品,这样能节约不少成本。举个简单的例子,一盒批发价要10块钱的药品,诊所从小散户拿的“ 回收药 ”或许只要8块钱,而小散户回收价格或许只是6块钱。这样一倒卖,小散户和诊所就“都有得赚”,如果是价格昂贵的药品则利润更大。

而大户就不一样了,他们在全省甚至是全国都有专门的收药人员、处理人员和销售人员,甚至很多都有医药“生产”工厂。收药人员将所有收上来的药集中分类处理,根据药品的不同,他们会换上新的包装和条码,摇身变成“新药”,再有销售人员对医药销售商 、药店、医院进行大面积销售。大户“收药 ”获利丰厚,运作好的话一年赚上百万元不成问题。

值得一提的是过期的药。过期的药有很多种,多数过期的药他们也是回收的,只是回收的价格极低而已。一般来说,他们对收上来的过期药,会把批号修改掉再卖。不过,他们只会便宜卖给偏远地区的诊所,以及一些实在有特殊困难的医院患者。

“药品回收”行业是一个不能见光的行业,但是,这个行业的利润却是非常高的。很多时候,我们这些正规的药品批发商甚至还竞争不过这些药贩子,真希望能彻底地整治一下。

◎一家之言

整盒吃不完家里容易存药药店能否拆开零卖

在调查中记者发现,岛城有不少市民家庭中或多或少都有一定的“废旧”药品。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,除了市民相关意识在提高外,药店药品一次购买需整盒以上也成为一个有争议的原因。

记者在岛城各大药店发现,几乎所有的药店对于平常药品都是以盒或瓶为销售单位。但是,市民基本都知道,比如平时咳嗽、感冒等症状可能用几次就好了,而每次用完之后,一般都会剩下大量药。

住在李沧区百通馨苑的一位市民建议说,“药店的药品为什么不能拆开卖呢?我生个小病,根本用不着整盒的药。我觉得药店应该鼓励药品拆开卖,别整天像促销商品一样促销药品。要是能拆开卖,家里也就不会有那么多闲置的药了,药贩子也就收不到药了。”

但海王星辰健康药房的一位店员也告诉了记者药店的苦衷,“药品拆开卖面临的最主要问题就是‘安全卫生’,如果市民吃散装药品吃出了问题,你说责任归谁呢?我们药店是承担不起的。”文/图 记者 于良

◎最新进展

记者举报,药监局突击检查药贩子早已闻风而逃

4月15日上午,经过记者3天的暗访,在掌握了药贩活动规律和保存了足够材料证据的情况下,记者联系到青岛市食品药品监督局的工作人员,将调查了解到的情况举报给了稽查大队。记者将曾经联系过的和交易过的药贩子的手机号提供给稽查大队,并提供了他们的活动规律、体貌特征、联系方式等线索证据,希望通过稽查大队对此回收药品窝点进行执法取缔行动。

4月16日早9时许,记者得到市食品药品监督局监察大队的电话通知,他们在接到线索举报后,通过向局领导请示,决定指派东方大厦所在辖区的市北分局执法人员进行现场实地查看,视情况进行现场执法处理,行动时间定在当日下午1时30分。

4月16日下午1时许,记者来到青岛市食品药品稽查大队,希望与市北分局执法队取得联系,未果。据市稽查大队队员所述,行动可能因为某些因素暂时取消,但是市北分局已经接到行动指示,并已向有关小组指派行动任务,合适的时候会立即出动。

4月20日下午2时许,记者从青岛市食品药品政策法规处得到了本次行动的组织材料:“4月16日15时30分,市食品药品稽查大队组织市北分局的执法人员到胶州路140号东方贸易大厦附近实地查看,在东方大厦门口公交车站站牌下发现摆放有标着回收药品字样的盒。执法人员经过蹲守,在回收药品纸盒附近未发现有药贩在收购药品,经询问,周围商贩称此招牌放在此处很长时间了,一直没有见到人。执法人员拨打回收药品纸盒上的联系电话135××××6000,此号码已是空号,执法人员将回收药品纸盒从站牌下拿走带回分局。市北分局表示将对这一地区进行巡查,一经发现回收药品的行为,坚决予以取缔。”

4月21日,记者多次拨打药贩手机号码,一直都无法接通。看来,药监局稽查大队的行动已经引起了他们的警惕。4月22日上午,记者再次来到东方贸易大厦蹲守,整个上午,皆未见到药贩子的身影。

过期药品违法回收的行为屡禁不止,除了不法分子为牟取暴利以身试法、相关部门取证难度大、执法阻力大等因素,也与部分市民为贪图小便宜,给不法药贩提供了市场和牟利途径有关。市食品药品监督局的工作人员提醒各位市民要提高法律意识:第一 ,不要参与市面上的药品回收,不要随便与小广告上的药品回收商贩联系,为不法商贩提供货源;第二,不要贪图便宜到地摊上买药 ,地摊药贩是过期药品和假药的重要销售途径,买药应该到正规的药店购买;第三,如果市民发现有贩卖假药 、过期药的人或行为,可以拨打市食品药品监督局举报热线82899050进行举报。

继续阅读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共丢回收小程序
  • 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共丢回收网
  •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6月24日 13:54:01
  • 共丢废旧回收是“互联网+线下回收”模式为一体的再生资源回收平台,主要服务于小区居民及各类大小商户、超市、便利店、档口、工厂、写字楼等用户。为客户提供废纸、塑料、金属等各类再生物资回收。详情点击:废旧回收加盟
  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:http://www.gongdiu.com/545.html
    免责声明:本站文字、图片、模型均由由用户自行上传,如权利人发现存在误传其作品情形,请及时与本站联系。
评论  0  访客  0
匿名

发表评论

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